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一剑穿心
    不过柳少元带来的并不是一个坏消息,而是一个好消息。只见随他一同过来的,竟然还有左霖天、蔡碧儿和穆晓月三人,虽然都是带着面具,但曜风辰身为剑圣,可不难看出是谁。可是让曜风辰觉得不对劲的是,柳如是怎么不见?想来柳如是并没有剑气,怕是连高台都上不来,曜风辰想到这,不禁一身轻松。之前还以为他们遇到什么不测,这下可好了。

     而墨潇潇那边,他们的人似乎也已经集齐了,吕俊杰、录龙星以及其他四人均到齐了。黑袍人那边,为首的黑袍人旁边也站了其他六人。看来这场硬战是必须要打的了。曜风辰心想,己方五个人对付那帮人已经是绰绰有余,如果能够和墨潇潇他们结帮的话,那就更不在话下了。那些黑袍人底子里有一股邪气,自然是全场针对的。

     “你们看就行了,这点事,还不足以让你们露出实力。”曜风辰淡淡地说,说完,便甩开身形,径直冲了向前。他就是要主导战场,所以必须先拿到火灵珠,占据先下手的优势,然后就好说了。在一个剑圣手中夺回一样东西,就好比在老虎嘴里拔牙一样,比登天还难!

     可是墨潇潇可不会让曜风辰得逞,释放一个寒冰护罩,将自己护住。墨潇潇是剑技型剑师,释放特别厉害的剑技可是要一定的蓄力时间的,她自然不会让曜风辰有打断她施剑技的机会。

     曜风辰一叹。冰和火本来互克,但是他的火可不是普通的火,他的火的境界更不是普通火可以相比的。这样的冰罩在他看来根本就不用吹灰之力就可以捅破了。剑气悄然释放,曜风辰的皮肤顿时覆盖上一层薄薄的火,然后他就悄然地轻松地钻入了冰罩里面。

     火与冰的瞬间触碰,冰融成水,水的蒸发顿时产生了大量的白雾。冰罩里面和外边,此时就像是一团柔白的云朵,充满了温馨与浪漫。曜风辰看见了一双带着惊愕的眼神,那不知所措的惊愕,让曜风辰顿时心生怜意和爱意。三年的辛酸和思念,终于是化为了苦涩的热泪,淌在了他的脸庞上。一抹淡淡的薄雾弥漫他的身体,那竟是墨潇潇的冰,就连她的冰也情不自禁涌向了曜风辰。

     一双如霜的纤手,轻轻地环抱曜风辰的腰。一个柔弱的身体此时与他贴合,静静地贴合,没有其他任何的杂念。

     “辰哥哥,怎么是你?”墨潇潇说着,两行热泪就从她如玉般的脸流淌而下,泪水在这样极寒的环境,竟然一出来就变成了冰锥。

     “当然是我,怎么了?别哭啊!”曜风辰吓破了脸,赶紧用手握住墨潇潇玲珑的脸,样子很是滑稽。

     “我们都以为你……”墨潇潇这下子真的要哭出声来了。

     “我咋了?放心,我命大,不会挂掉的!走,跟我来!”曜风辰的手牵着墨潇潇,辰潇之力时隔三年再次融合,两人已经是一个圣剑皇,一个剑圣,融合在一起起码算个高级剑圣了。

     曜风辰牵着墨潇潇冲出了寒冰护罩,两人悬浮在空中,看着手上的火灵珠,曜风辰鄙视地望望对面那些黑衣人。

     “小喽啰!”说罢,曜风辰大喝,“一剑穿心!”这是剑境三重所领略到的剑技,就在刚才,曜风辰和墨潇潇融合的时候,他就突然领悟到了第三重剑境,冰火交融,凝汇百川!

     曜风辰的胸前凝聚出无数剑气,有火有冰,不断地交融不断地汇聚,最终形成了一把剑,周围环绕着冰与火。在曜风辰的控制下,那把剑以破开虚空之势,迅雷不及耳地飞向了带头的黑衣人。这把剑凝聚了他全部实力,三重剑圣全部实力,就算是剑师协会会长来接,恐怕也需要一定的付出。

     “不好!”会长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黑衣人的前面,双手凝聚成一个巨大的盾牌。他的剑气何等雄厚,但是却因为形成不久被曜风辰的三重剑境一剑穿心这样强大的单体点突破技能给破了!他不禁流露出一丝惊讶,这个年轻人的剑气他清楚,剑境也清楚,可是就算是三重剑境也不可能把自己的玄盾给破了,难不成有外力帮助他?

     曜风辰的剑气在他面前自然是不值一提,但是这会儿他的盾给破了,实在是丢脸丢到家了。场面顿时引起一股热潮,那些平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连剑神级别的会长也可以打败,起码在他们眼里是这样的。

     但曜风辰可不是这样认为,他那一剑下去,真是好像戳到了无比坚硬的东西,返回的震荡波差点把他的剑气给瓦解了。所幸有墨潇潇以及辰潇之力才能够勉强顶下来。曜风辰能够破盾,其实也是全靠辰潇之力的强大,只不过那个什么会长就是想破脑也想不到而已。

     “辰哥哥你没事吧?”墨潇潇流露出担心。

     “我没事,走下去吧,我们赢了。”说完,跟墨潇潇就下到了第二学院休息区。

     那几个家伙此时正在等待呢,吕俊杰、录龙星、晴无雨、上官莹儿、泣无泪、月无殇一个不少。此时个个都取下了面具,带着闷得慌,咱又不怕谁!这几个还是老样子,虽然面容倒是变了不少,但那种感觉是不会变的。

     “潇姐姐,这是谁呢?不会是你老相好吧!”上官莹儿坏坏地笑笑。

     “没错,他就是我的老相好——曜风辰!”墨潇潇骄傲地说出这个名字,并且摘下了自己的面罩,顺便帮曜风辰也摘下了。再次见到他,她已经没有什么顾虑了。这种感觉很好,她很怕下一刻,没等她说出那句话,就要再次和他分别。

     “曜老大!”说着,这些人好像比墨潇潇还要激动,一个一个抢着过去抱住曜风辰,看得好像这人真是他们失而复得的亲兄长一样。

     “风辰,他们是?”此时左霖天几人也出现了,蔡碧儿一眼就看到了吕俊杰,吕俊杰自然是一样,可是两人眼里闪烁着一种莫名的东西,说不清。难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曜风辰这会儿才反应过来,赶紧两边介绍,几番说辞,大家便也算是相识了。曜风辰忽然想到了一些事情,赶紧问了问左霖天:“如是呢?”

     “这……”

     “说吧,你们来的途中究竟遇到了什么。”曜风辰越来越肯定自己的猜测。

     “我们来的时候,”穆晓月看不惯,口直心快地说下去,“遇到了之前的那伙邪剑师,你的小情人柳如是被抓走了!”

     墨潇潇一听,脸色顿时变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