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五章 箐风筱枯叶灵雨中仙
    但大多数剑师都无法修炼剑境,一个是悟性太低,另一个就是剑境太难领悟。很多强者就只是涉猎一点点,却能够傲视一方了,而就算是箐灵仙子这样的剑神都只领悟到一重剑境,人剑合一,就是一重剑境才可以使用的。可见,修炼剑境不是一般的难。

     但是,箐灵仙子发现,如果一名剑师本身附加了很多杂混的东西的话,领悟剑境是非常难的。而如果本身没有附加任何东西的话,修炼起剑境就简单得多了。可是,如果不附加剑,剑师的实力太弱,根本就无法突破瓶颈。

     所以,她要研究出这样的秘术,就是在剑师足够强大后,再帮他重新洗练,从而更好地领悟剑境。而她不能对自己用,所以她在发现曜风辰愿意的时候,说了个“天无绝人之路”了。作为一个剑师,培养出一位比自己更有成就的剑师甚至比自己突破更开心。

     随着时间的推移,箐灵仙子的秘术也快要启动成功了。其实箐灵仙子当初研究出来也没想到有一天能够用到,甚至她开始都有些犹豫,因为启动这个秘术,需要她的五十年寿命。她已经年过四百岁了,再多五十,不知变成什么样……

     也许人生就是如此,不求长长久久,但愿能够达成自己的愿望。也许达成愿望后欢笑地离去,会比守在这个寂寞的雨林中更加地快乐吧……

     “啊!”曜风辰忽然大喊,一种剧痛正吞噬着他的内心。这剧痛来自后背,来自右手,来自全身各处,那些本来已经成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的东西,现在却要将其强行分离,与割肉无异啊!

     仅是这一下的剧痛就让曜风辰全身抽搐着,牙齿已经深深地将那嘴唇咬破,鲜血大滴大滴地落下。汗水已经浸湿了背后的衣服,脸上青筋爆裂,双目通红,曜风辰此时的痛苦可想而知。但是他要忍住,不为别的,就是为了不服输。

     “啊啊……”曜风辰的声音已经沙哑了,但是他还是死撑着,似乎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在支持着他。没错,我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还有好多人没有见,不能就这样死去,就算是再大的痛苦我也能忍受!

     就在曜风辰这样想的时候,突然,果然更大的痛苦来了……“啊啊……”又是一阵喊爹哭娘的杀猪一般的声音响起……

     每天,曜风辰都忍受着这样的痛苦;每天,曜风辰都传出哭天喊地的杀猪声。终于,一个月过去了。

     门口,柳如是和影如枫非常郁闷,在这院中足足郁闷了一个月。每天看着落叶,听着杀猪,别提有多么烦了。但是他们愿意等,并且心中无时不刻不在担心着曜风辰。因为,曜风辰是他的主人;曜风辰是她的……额,朋友。

     院中落叶已经满地,铺起足有十厘米厚了,但是落叶却依旧保持着那翠绿,这让人很意外。翠绿色的落叶给院子铺上了一层翠绿色的地毯,增添了院子中的生气,更点缀了竹林的美丽。

     竹屋里,坐在椅子上的箐灵仙子竟然变回了一副老人的模样,皱纹满面,白发飘飘,孤寞的眼神中让人感到凄凉。依旧是一身湛蓝劲装的曜风辰终于醒来了,缓缓起身,坐在了床上。他的气色很好,似乎这些天来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但是,曜风辰的变化很大。他的双眸本就澄澈,又隐含深邃,但经过这一个月之后,他的双眸竟然比之前更加澄澈了,就像是一汪清水,更如毫无瑕疵的天然宝玉,并且眼神富含魅力,使人看了不禁生出敬畏和膜拜之意。

     “多谢前辈!”曜风辰赶忙向坐在椅子上的箐灵仙子行礼。

     “你不用谢我,倒是我要谢你才对。”箐灵仙子的声音竟然非常地苍老,完全没有之前的那般凌厉*人,反而像是一位慈祥的老人在说故事一样。她的眼眸是那般的沧桑,就是看一眼也让人心生悲凉。

     “在我有生之年,能够遇到你这样优秀的年青人,真是不枉此生了……”箐灵仙子的语气隐含怅然,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你很优秀,很像他……可惜他走得太早,看不到你……你叫什么名字孩子?”

     “我叫曜风辰,来自圣剑城。”曜风辰不是笨蛋,他能够看得出这箐灵仙子心中的寂寥。

     箐灵仙子不紧不慢地说了下去,但气息似乎非常微弱:“风辰……好孩子……记住,今后修炼走剑境之路,不要随意附加东西……修炼剑境,你只能用你的剑魄做武器了……”突然,箐灵仙子把手一挥,一把剑便从角落飞出,箐灵仙子轻抚着那把看似普通的剑,继续说了下去:“你本身的剑魄是我仅见的最厉害的火属性剑魄,名为火神魄……火神魄的劣势在于过重,而这把……”箐灵仙子把那剑递给曜风辰,断续说了下去,“|这把名叫雨神魄,是一把弧剑,它的优势在于轻而快,恰好可以弥补你的缺陷……只是,双剑魄的存在,成功率只有万分之一,你愿不愿意……”

     “我原意!前辈……”曜风辰看到了一丝不妙,赶紧起身想要搀扶箐灵仙子。可是当他起身之时,箐灵仙子手中的剑已经轰然落地……而箐灵仙子本人,已经睡在了躺椅之上,再没有动静……

     “前辈!”曜风辰大呼,却发现已经晚了,箐灵仙子已经离开了人世……

     躺椅上,那老人的身躯依然在顺着躺椅摇晃着,并没有什么异样。花白的长发铺落地上,在这竹屋里似乎是最显眼的东西。整个竹屋非常寂静,曜风辰看着那躺椅上的老人,心中充满了悲伤,更多的是敬重……

     这位老人在这竹林里守候了三百年,难道是为了等待有缘人?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何况这老人用自己的生命,来为自己铺好前路……如果有得选择,曜风辰也不会同意的,但是事已至此,只有成为强者,才能够报答这位老师了。

     曜风辰躬身向那躺椅深鞠了三个躬,眼中盈露这敬意。寻即轻轻捡起地上的那把剑,剑长三尺二寸,宽约二寸,入手轻盈,剑身呈流露着蓝光,似乎应了这雨神魄三个字。这是剑魄,不同于普通的用来突破瓶颈的那些剑。

     突然,剑上隐隐显现出了一些青色的字:“箐风筱、枯叶灵、雨中仙”

     这……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