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江湖
    子鸢是一个“听”过世面的树,可是还是有些执念的。子鸢曾经说过:“行走江湖,讲究落袋为安。“如今倒是真的行走江湖了,我谨小慎微地抱着我的包裹,牢牢记住他的话。

     从青丘一路西行,就到了麒麟一族的地盘。我对他们的种族甚是景仰。在九州我青丘一脉也委实是厉害的,只是多了些情愫。似乎从人情世故上说,狐族最讲究情分,所以也多了些情感故事。麒麟族倒是老实,忠诚得很。这九州常常有些话是得理的。比如:若是能够交到麒麟族的朋友,绝对是受用一辈子的。

     我是青丘的一只小狐,当然也知道,麒麟族厉害得很,所以从来就没祈求过能交到这样的朋友,只是想着能够小心地绕开也就好了。

     通往西面群山的道路共分了三条,这三条小径和青丘的葱郁有些不同,略有荒芜之色。一方面,西方的水源宝贵,另一方面,则是麒麟族是武士的一族,并不重视花花草草。

     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很自然的丢了个石子。在学艺的时候,不会做的道家题,一是靠广大人民的帮助,另则依靠石子支撑我到今日。

     我正犹豫着要不要踏出这一步,却听到旁边大树上有人声:”怎么不走了?“

     我吓得嗖的一下,变回了狐狸原型。

     提着小耳朵,左转,右转,并没有看到人,但警惕十足。

     树上的人干笑了几声:”青丘的狐狸不都聪明得很,何时有这等资质的了?真是稀有少见,姑娘是在故意卖萌吗?“

     我仔细想了想我认识的所有人,似乎里面并没有这样一个声音。

     抬头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半躺在树枝上的男孩儿。那样子倒不像是狐族的。似乎是魔界中人。看他手中拿的石子,似乎不是普通的石头。那石头呈现出淡紫色,嘤嘤地围着他的掌心打转。

     ”你手中的石子好生怪异,怎么会动?“

     男孩儿从树枝上跳了下来,”没看过吧,这可是我刚寻来的宝物。是从南方神域下寻来的。避水珠的原料。若是血炼在法器上,就可以入水自如了。看你这个小狐狸也没什么见识。算了算了,不与你讲了。“

     男孩子迈开步朝着麒麟族方向走去。

     我还是那虎头虎脑的小狐狸,几个跳跃跟了上去,”喂,你还是别走了,前面是麒麟族的地盘。你这是擅闯。“

     那男孩子看了看我说:”如果我这是擅闯,那你又怎么说?“

     ”我……“我若有所思,”我是打西山走过。“

     他冷哼了两声。

     似乎自从我们两个走入这条小路,林子里就起了雾,眼看这雾气就要到大腿了,于是我赶紧变回了人形。这样子还能高点。

     ”不傻嘛,你这狐狸,是不是因为年纪小,所以才笨笨的。“

     我瞟了他一眼。

     ”我的年纪说出来,吓死你。“

     他笑了几声,”那你倒是说说,平生听过各种,还没听说谁是被年纪吓死的。“

     我咧咧嘴,”那你先说你多大?“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撅了撅嘴,看这个人小气的很,”那我也不说。“

     ”听长辈们说,青丘的都是天狐。没想到如此乖巧,倒不如随我回了魔界,那里可是有好多好玩的。“那男孩子突然回身问我。

     我思忖着这话,怎么听都不大对,似乎是说我是个宠物。

     于是我变成狐狸,习惯性地一口咬到了他的手臂。

     然后得意地挑了挑眉毛,心里想着:”这回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哪里晓得这男孩子不但不怕,反而摇了摇头,右手掌心附上左手臂受伤的位置。”太萌了。你确定不想去魔界看看?”

     我扭过头,很拽的样子,“不去,都说了,还问。你若是再打这个主意,我就走别条路,让你自己无聊下去。”

     “嗯……看样子,这是你的绝招了。”

     我嘴角抽动了一下。

     “你看看你这样子,充其量也就刚满千岁。刚才你变狐狸的时候都露馅了。青丘的天狐,一看尾巴就知道是否成年了。你还是个年幼的小狐狸。”

     我这才意识到刚才竟然暴露了。

     “好吧,为了公平起见,我比你大五千岁。”

     我听过后,哈哈大笑。“开玩笑吧你……就你这么个小P孩儿,装大人。”

     “我没装,我是取这个神石的时候不小心,中了咒。”

     “什么咒?吹|牛皮咒?哈哈哈,你别说了,我笑到肚子疼。哎呀,眼泪都出来了。”

     那男孩子看了看我,叹了口气,唉。真是笨。“还童咒……”‘

     我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对,对.您说的极是。”

     然后笑到抽筋。“哎呀。”

     “怎么了你?”

     “这次真的是笑抽筋了,快帮帮我。”

     "#%&#%"

     后来,事实证明他说得是真的。当夜晚的光华褪去,刚刚那个穿着宽大衣衫的小男孩儿变成了个长发及腰的大帅哥。就华丽丽地发生在了我面前。我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你这是变身吗?”

     他的样子,看上去有点忧伤,又有点开心。真是个矛盾的人。头发很长,是黑色的,很柔顺。但是我绝对不承认比我的皮毛好。有一种刚毅的美。皮肤白得有点闪光,让人看了又看。好吧,准确的说是让狐狸看了又看。我咽了咽口水。

     “好看吗?”

     我认真的点了点头,这才发觉又被这厮调侃了。

     于是赶紧收回眼光和口水。

     “小狐狸,每隔个三千年魔界就会有一场比武。如果三千年以后你能够赢得了我,我就把这颗石头送给你。”

     我想了一下,觉得甚为不公。“不公平吧,那石头是不是你捡来的?”

     “怎么会,若是真的是我捡来的,我怎么会中这咒语呢?总而言之,萍水相逢。如果你愿意赌上一赌,或者,想找我玩,就来魔界和我比武吧。留个证明……”只见说时迟那时快,他一个闪身,已经把我腰间系着的昆仑镜抢了去。“这个留给我做信物。”

     “喂,我那个是有用的。“

     ”当然,没用的我还不要呢。只有这样,你才会守诺言来找我玩啊。“

     ”谁说要找你玩了?“

     他倒是得了便宜没卖乖。抿嘴,笑而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