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暴打乐羚(下)
    见乐阳无动于衷,愚伯不再喊叫,摇摇头叹息一声:“哎,阳少爷真的傻了!”爬起身就急匆匆朝府内跑去,打算去里面求救,希望还赶得急。

     “哈哈,好,算条汉子,看在你不跑的份上,等会我会让你死得痛快点!”乐羚狂笑起来,鼓掌道。

     乐阳轻轻摇了摇头,一副惋惜不屑的神情:“你怎么也跟女人一样变得婆婆妈妈的,要打就痛快点,我还等着回去洗个热水澡呢。”高手对战,首重气势,他乐羚狂,他乐阳就淡然,谁先失了方寸,谁就输了一筹。

     两句话的功夫愚伯已经跑到了门口,不过被乐龙四人给拦了下来。

     “愚伯,别急着走啊,好戏才刚刚开始,走了多可惜。”乐义搭着愚伯的肩膀,绕着愚伯走了一圈,最后勾住愚伯的脖子很是亲热地道。

     这出好戏铺垫了这么久,期待了这么久,眼看就要进入高|潮,却有人跑出来要搅局,多腻味,他们怎么可能放任愚伯去报信。

     “啊哟,几位少爷,我求求你们了,让我进去吧!不然非得闹出人命不可。”眼看着两人就要打起来了,愚伯汗都急出来了,抓着乐义的手恳求道。

     闹出人命!笑话,干他们屁事,又不是他们打死的,他们只是无聊的围观群众,家族要追究也是追究乐羚的责任。

     “乐阳不是被吓傻了吧,竟然不跑!”这边乐义拖住愚伯,前面看不出深浅的乐冲不知所谓地道,“听听,他都说些什么,等着回去洗个澡!比乐羚这二愣子都狂!这回乐羚不打死他都不可能了。”

     “不,”乐天的神情稍显凝重,摇摇头,指着乐阳道,“你看他的眼神,你不觉得他的气质不一样了吗?”

     站在最前头的乐龙双手交叉在胸前,也点点头道:“确实,按说他早该跑了。不过,你们不觉得现在更有趣了吗?单方面的碾压有什么看头。”说着他咧嘴笑了起来。

     “找死,吃我一拳!”那边一言不合,乐羚率先发动攻势。他不是天运道府的府生,所知法术有限,至今只掌握了一个火球术,而且威力还低得惊人,所以他放弃了法术,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了练体上面,练就了一身的横练功夫,曾一掌打死一头一千公斤的野猪。

     一拳轰来,如离矢之箭,眨眼既至,乐阳只觉身前气浪翻滚,面皮灼灼。

     好快!好猛!力有千钧,霸烈无匹!若是正面挨上这一下,非死即残。

     “啊哟!”愚伯闭上了眼睛,不忍再看,这距离眼看着是躲不过去了。

     乐龙四人也微微有些讶异,刚还觉得乐阳有些不一样了,以为会有一场别开生面的战斗,谁知这还没开始马上就要结束了,真是白高看乐阳了,凝气一层就是凝气一层,遇到凝气二层只有挨打的份。

     谁知千钧一发之际,乐阳脚下生风,身影一晃,乐羚一拳打空。乐阳识得厉害,不敢硬拼,运起神行术躲了过去。论横练功夫,他是远远不如乐羚的。不过修仙之人若只有一身横练功夫,与武夫何异,又怎配称为修仙之人。

     一拳功夫,乐阳已是称出乐羚的深浅,本以为他俩会在伯仲之间,现在看来自己高看乐羚了,若是乐羚只有这点程度,根本不配作为他的对手。

     一拳落空,乐羚微微一愣,以为对方好运躲过,又连着出了两拳,结果一连三拳都被乐阳轻松躲过,乐羚及乐龙四人非常讶异,不是说乐阳只有凝气一层的吗,怎么神行术运用得如此轻松?

     没听到乐阳惨叫的愚伯睁眼看去,却看得很激动,心道:“难怪阳少爷不跑,原来也有这般实力,只是他一直躲闪,只怕终究不是羚少爷的对手。”长久以来的固有印象,难以一朝一夕改变,愚伯终究不信乐阳会比乐羚厉害。

     “难道他已经凝气二层了?”乐冲难以置信地道。

     乐冲的话才出口,后面的乐义立马大叫起来:“这不可能,前两天才测得凝气一层,不可能这么快!”

     乐天则望着乐阳,眉头微皱,若有所思。

     实力最强的乐龙,则肯定地道:“不,确实是凝气二层,你们看他的施法,气随念动,这就是凝气二层的标志。”

     “可就算是凝气二层,也是刚晋入,怎么可能三个神行术了还如此轻松?”若有所思的乐天开口道,要知道刚晋入二层真气量有限,不做休息的话,四五个法术差不多就是极限,按说乐阳三个神行术下来早该露出疲态了。

     这确实是个问题,谁也没有答案,只能再看下去。

     那边乐羚拳拳不中,憋得难受,险些内伤,激骂乐阳道:“缩头乌龟,你就只会逃跑吗?”他拳力再强,打不中也是白搭。

     乐阳负手而立,凝视乐羚眉心,冷笑道:“你应该庆幸,等我出招的时候,你就没有机会了。”

     乐羚本就是个暴脾气,没激怒乐阳,反倒自己受不得激,大叫一声混蛋,连续追着乐阳打出一套快拳:“我就不信你还能躲得过去!”他学过火球术,也知道刚晋入二层真气量少,连续施法的个数有限,乐阳不得休息,看他还能用几次神行术,他要将乐阳的真气逼空,到时还不任由他揉捏。

     面对这一套快拳,乐阳基本都是背负双手脚下一错就躲了过去。本来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运起神行术远远跑开,但纵使乐阳修炼了两天的古导引术,真气充沛了许多,又能再跑几次,岂不是如了乐羚的愿。

     还好乐阳学了断气术,可以把一次神行术化作多次使用,如此一来他就像是能源源不断地施展神行术,他要让乐羚感到无力,感到害怕,完全打掉他的骄傲,这比单纯打乐羚一顿来得更有快感。这才是复仇,一次就从内心把他打崩溃,永不能翻身。

     “这这这……”乐冲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道,“他怎么可能用这么多次?他的真气是无限的吗?”

     “而且他几乎没有施法间隔,就算是龙哥也做不到。”乐天看得更细致,也越觉得更不可思议,这还是那个五年来原地踏步的废材吗?

     “他真的是凝气二层吗?”乐义迷糊了,内心不可抑制地产生一种疯狂的想法。

     而原本最淡定的乐龙也变得咬牙切齿,两手紧紧握成拳头,心中大喊:“不可能,不可能……”他的境界最高,接触的层级也最深,从来没见过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连局外人都有如此感受,身为当事人的乐羚感受更深,他越打越心惊,尤其是看到乐阳的双手一直背负着,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微笑,他觉得那是对他的嘲笑,是一种高手对弱者的蔑视。但又不得不承认他内心潜移默化当中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弱者,面对乐阳,他就像是面对汪洋大海,而他自己则是海上的一片孤舟,随风浪飘摇。乐羚表面上更怒了,但自信心却在不住崩溃,犹如大厦倾倒,不可回溯。

     看到乐羚眼中被怒火遮盖,却又不经意闪现的惊恐,看到他越发杂乱无章的拳路,乐阳知道他的目的达到了,而且他的真气不多了,该结束了。

     面对丧失斗志的乐羚,乐阳很轻松的两发火球术打在他的双拳上,瞬间的高温将乐羚的双拳化成焦炭,废去了他的武功,就像乐阳刚刚说的,等他出招的时候,乐羚就没有机会了。

     乐羚忍不住惨嚎出来,乐阳趁此机会一脚踹翻乐羚,一个跳扑骑坐在乐羚腰上,两只拳头不要命的轰在乐羚的胸口,打得乐羚大吐鲜血,胸板都微微凹陷了下去。

     用法术终归没有拳拳到肉来得痛快,乐阳一直以来的郁闷得到了释放。他没有动用真气,就是纯粹的肉体力量,毕竟他没想要乐羚的命,怎么说都是一家人,何必做得那么绝,打废了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