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老太爷的宝贝
    出了议事大厅,乐阳宝贝地抚摸着手里的锦盒,就像抚摸他的小情人,终于不用再憋着,咧嘴笑了出来。

     这锦盒是老太爷给的,里面放着一块玉佩。这玉佩可不普通,是块宝贝,叫抵挡玉牌,只需注入一点真气就能启动,形成一个隐形的护罩,一次启动最多能抵挡相当于灵转初期全力攻击的伤害,一共能启动两次,相当于多了两条命。

     一天之内遭受两次致命攻击,不但乐阳害怕,老太爷也害怕,乐阳这宝贝疙瘩可死不得,所以老太爷一咬牙就把这块玉佩送给了乐阳,说是给乐阳压压惊,可把在场诸人好一番羡慕。

     “臭小子!”和乐阳一同出来的乐茂看到乐阳得意的笑容,也笑着给了乐阳一个暴栗。

     乐阳吃痛,摸摸脑袋不满地道:“爹。”

     “没想到老太爷竟然舍得把这抵挡玉牌送给你,他平日里可宝贝了,当年就算是他最宠爱的乐平求了他无数次也是不给。”乐茂一阵唏嘘,宠溺地摸摸乐阳的脑袋。

     “真的?”乐阳想不到这抵挡玉牌竟然这么宝贝,心里愈发欣喜,对抵挡玉牌更加珍惜,“那他为什么要送给我?”乐阳可不觉得自己在老太爷心里的地位比六叔乐平强,而且这抵挡玉牌他都没求过,是老太爷主动送出的,照父亲这么说来,这也太不可思议了。难道是他最近魅力爆增,不但能吸引牛逼哄哄的法宝,还能吸引牛逼哄哄的老人家?

     乐茂想了想道:“你也长大了,有些事该告诉你了。走吧,我们回家说去,你娘现在还指不定怎么担心呢。你这臭小子也真是的,五年了都不回家一次,心里还有没有爹娘?”

     对于父亲的埋怨,乐阳理亏,只能受着。

     回到自家院落,母亲早已等候在门口,双手互捏着,左顾右盼,望穿秋水,一副焦急模样。

     母亲姓木名婉柔,是嘉兰城三大家族之一木家的人。

     五年不见,母亲没多少变化,乐阳一眼就认了出来,远远就挥手招呼道:“娘,娘!”

     看到乐阳好好人的模样,木婉柔一颗心放了下来,也挥手回应乐阳道:“阳儿!”同时踩着碎步趋进乐阳。五年前乐阳被打成重伤,她陪在乐阳床边足足流了三天的泪,眼睛都哭肿了。现在又听到乐羚去找乐阳的麻烦,心里别提有多焦急,生怕又看到乐阳是被抬回来的,现在看到乐阳活蹦乱跳的模样,别提有多高兴了。

     娘儿俩终相遇,木婉柔一眼就看到乐阳肿得如猪蹄的双手,心疼的拉着乐阳的手道:“我苦命的阳儿,怎么又伤得这么重?这乐羚也太狠心了!”

     这回就冤枉乐羚了,这可是书仙的杰作,不过乐阳也没打算为乐羚辩解,只是安慰母亲道:“娘,这只是些皮外伤,不碍事的,您别担心了!”

     “确实,这回我们阳儿可长脸了。”乐茂笑着插进话来,“乐羚那混帐东西反过来被我们阳儿给揍了,现在正和老三在地牢里反省呢。”

     “真的?”木婉柔妙目流转,狐疑地看着父子俩,认为他俩在说好话哄着自己。都说自家儿子是废材,作为母亲听了是很不舒服的,但又不得不承认他们说得对,现在乍听到乐阳把乐羚给揍了,怎能不令她怀疑。

     “别真的假的,不信你去打听打听,估计到明天整个家族都会传遍。”乐茂一手拉过木婉柔的手,一手牵着乐阳的手朝自家院落走去,“好了,阳儿才刚回来,又受了这么大的惊吓,我们让他好好休息休息。”

     木婉柔不知道乐茂所谓的惊吓,还以为是乐羚那事,也就没往心里去,拍拍脑门道:“啊哟,你看我……阳儿,你先去洗个热水澡,等下来偏厅吃饭,有油闷大虾、糖醋排骨、烟熏银鳕鱼……都是你最爱吃的菜。”

     听着母亲派的菜名,乐阳心里暖暖的,五年了,母亲竟然还能记得每一道他爱吃的菜,他突然觉得五年不回一次家是多么的不孝。

     母亲不让乐阳的手碰水,他只能由下人伺候着洗了个热水澡。换上新衣之后,乐阳珍而重之地打开锦盒,提出抵挡玉牌佩戴到身上。

     来到偏厅,父母已经在等候,满满一桌菜,确如母亲所讲,每一道都是乐阳爱吃的,看得乐阳食指大动。

     不过乐阳没法自己动手,他被母亲拉到一边把他的手上药包扎起来。母亲也不叫下人,亲自喂乐阳吃饭。

     只有一家三口,乐阳没什么不好意思,简单吃了点就问父亲:“爹,您之前说有什么事要告诉我?”

     乐茂和木婉柔对视一眼,放下筷子道:“这得从你娘怀你的时候开始说起。当年天运宗天运七子之一的重华子做客我们乐家,看到你娘的大肚子就说‘此子了不得,有超凡之资,他日入我天运宗,我当收为亲传弟子。’老太爷闻言大喜,下令大宴全城,就连远在千里之外的嘉兰城王家也得到了消息,他们老太爷不远千里亲自赶过来贺喜,同时也言道他们王家刚怀了个女娃,正好可以和你凑成一对。老太爷年轻的时候和王家老太爷曾是生死兄弟,当时正高兴,又听两家可以结为亲家,自是满口答应,两位老人家当即拍板就把你们的婚约给定了下来。”

     “我的婚约?”乐阳惊愕,很是无语,自个还在娘胎里就被卖了。老人家做事就是不靠谱,怎么着也得等人家生下来,看看长啥样再定,现在好了,都不知道对方是高矮胖瘦,万一是个歪瓜裂枣怎么办?想着想着,乐阳的眼前出现了一张笑意盈盈的鹅蛋脸,他很想问问这婚约能退不。

     “对,”乐茂点头道,“本以为是王家占了便宜,没成想反过来是我们乐家沾了天大的光。你不知道,我们乐家家道中落,周边有几个家族上升势头强劲,对我们乐家的仙缘虎视眈眈,其中数杨家最甚,已经买通天运道府剥夺我们的仙缘份额,天幸当时定下了这份婚约,我们乐家才得以保住这五个仙缘。”

     “呃?”乐阳听不懂了,婚约怎么又和仙缘牵扯到一块了,不过他算是明白为什么老太爷会对他如此之好。

     “你可知和你有婚约的那位是谁?”乐茂郑重地问道。

     乐阳摇头,他怎么可能会知道,他此前连知情权都被剥夺了好吧。

     “嘉兰明珠王明娜。”乐茂一字一顿道。

     是她?

     这位的声名早已传遍秦国,苍韵门七韵真人座下唯一弟子,是名副其实的天之骄女,多少男人的梦中情人。

     难怪一份婚约就可以保下五个仙缘,看来这婚约不但不能退,还得想尽办法保下来。别看老太爷现在对他这么好,一旦这婚约被解除,他乐阳瞬间就会成为乐家的罪人,分分钟被撕成碎片,连带着爹娘都有可能遭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