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拜师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乐家的名额争夺赛胜利召开,圆满结束。由于家族的强制要求,乐阳也停下了修炼前去观看。

     乐家确实在没落,听乐龙等人不屑地说,此次获胜的前五名比起当年的他们差多了。

     老太爷虽然是笑着祝贺前五名,勉励大家再接再厉,但心中却不胜唏嘘,后继无人啊。

     乐阳房中,乐阳正摆着奇怪的姿势,任谁看了都会觉得很痛苦,乐阳却做得津津有味,正是古导引术第四式日月轮回。

     经过半个月的修炼攻克,乐阳自我矫正,自觉进步很多,得了几分精髓,想着书仙醒了应该会夸奖他吧。

     谁知……

     “啪”的一声,乐阳的小腿肚上挨了一记打,同时听到了那声熟悉的苍老的声音:“这都练的什么,真真气煞老夫!把手伸出来!”

     乐阳骤然挨打,心头愠怒,但一听这声音不但怒意全消,反而转喜,转过身,利索地伸上双手,欣喜地道:“书仙,您醒了?”

     书仙惊诧于乐阳的爽利,并未如往常般举尺就打,反倒往后退了退,再次审视起乐阳来:“小友,你这是怎么了?”以前哪次让乐阳伸出手来,他不是慢吞吞的,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想缩又不敢缩,这次是怎么了?转性了,还是练日月轮回练岔了?

     在书仙审视乐阳的同时,乐阳也在打量着书仙,他觉得书仙变得不一样了,至于哪不一样了,他说不上来,只是一种感觉。

     “您打吧,狠狠地打!”乐阳不答,反求道,在他想法里,打他才会教他,打得越狠教得越好。

     嘿,贱骨头犯了,还有求着挨打的。

     书仙绕着乐阳转了一圈,疑道:“小友,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乐阳扑通一下跪了下来,磕了三个响头,道:“书仙,请您教我变强吧!”他双目灼灼地盯着书仙,如若不然,他打算长跪不起。

     有事,肯定有事,书仙向旁飘开,不受乐阳的跪拜,道:“慢来,慢来,小友还是先说说发生了什么事吧!”

     乐阳膝盖连动,跟着转了个向,道:“我最近才知道我们乐家得以保持五个仙缘,是靠我身上背负的婚约……我不愿我的命运掌控在别人手上,我要变强,我要亲自支撑起这个家族,我不要再被这份婚约束缚!”他把婚约的事详细的和书仙说了。

     书仙听罢,知道乐阳是害怕了,害怕王家来退婚,他将变得毫无价值,甚至成为乐家的罪人,被无情的舍弃。

     害怕是好事,是前进的动力,所以乐阳才这般恳求书仙,而书仙知道了前因后果,不再躲避,欣然受了乐阳的跪拜,道:“小友既有这份向上之心,老夫又怎么忍心弃你于不顾,只是……”

     乐阳见书仙缩住了话头,迫不及待地道:“只是什么?”

     书仙沉吟片刻,才道:“只是小友可受得了非常的痛苦?”

     “我受得了。”乐阳非常坚定地道,想要快速变强,又怎么能不受苦头,他已经做好了准备,任何苦他都会咬牙坚持,绝不喊出声来,绝不!

     “小友别答应得这么快,老夫可把丑话说在前头,他日小友若是受不得这痛苦,大可自行离去,不过老夫将不再理会你,你决定了吗?”书仙厉声喝问道。

     失去书仙的代价,乐阳沉默了,他在心里比较得失。

     以书仙嗜书如命的性子,几百年的沉淀,身上的好宝贝肯定不少,单看他随便扔出的“断气术”和“古导引术”就是了不得的宝贝,要是让外人知道非争得血流成河不可。

     如果他不答应,书仙自然不会尽心尽力去教他,但偶尔扔些东西出来也够他受用,时间久了也会慢慢的变强,而且过程会比较轻松随意;如果他答应,书仙自然会尽心尽力去教他,他会快速变强,但少不得要受些非常的痛苦,一旦受不了就会失去书仙,他将重新沦为一个废物。

     该何去何从?

     乐阳一阵思量,想起那可能迫在眉睫的退婚,想到李甫和乐山那一腿一掌能轻松要他小命,他愤恨,他不甘,他迫切地需要变强,不破釜沉舟,又怎么能知道自己的潜力在哪!

     “师父,我决定了,请您教我!”乐阳朗声道,郑重地给书仙磕了个头,一鞠到底。

     “好,既然如此,老夫自会尽心教导与你!你也不必称我为师父,依然称我为书仙便好。”书仙飘过去轻轻一抬乐阳的头,示意乐阳起身,待乐阳直起身,他才继续道:“这古导引术是一切的根基,你先尽快掌握到第八式,我们再谈其他。”

     接下来的半个月,在书仙的悉心教导下,在乐阳的刻苦努力下,废寝忘食的修炼,乐阳掌握到了第六式,真气量也不知不觉庞大了许多,隐隐然有一种气如匹练欲化飞龙的感觉,这是窥到了凝气三层的门槛,只需临门一脚就能进入。

     乐阳不胜唏嘘,想他用了五年时间,还吃了一颗莫名其妙的丹药才练到凝气二层,如今遇到书仙,只用了一个月就快到凝气三层了,这速度要是说出去,只怕天才之名又要冠回到他头上。

     只是背负了这么久的废材之名,乐阳也清楚,只凭这么点成就还不足以引起家族的注意,就是他自己也不满意,他要变得更强,强到任何人都不能随意践踏他的地步,不,是不敢生出这种念头。

     还有两式,等到他掌握到第八式,他应该就能体会到书仙所说的非常的痛苦,乐阳竟隐隐然有点期待起来。

     一月的假期已经结束,天运道府又开学了,乐阳和乐龙等人以及新晋的五个学弟一起坐在家族提供的大马车里前往天运道府。

     乐阳被乐龙等人让在最舒服的位置上,还被一口一个阳哥叫着,看得五个新学弟阵阵疑惑,不都说这乐阳是废材吗,虽然听说一回家就打败了凝气二层的乐羚,但据说也就凝气二层的程度,和乐龙四人比差远了,怎么反倒成了老大?难道传闻有假,他隐藏了实力,是家族的秘密武器?

     在五个小家伙的猜测中,乐阳一行人回到了天运道府。第二天,天运道府就播出了一条让整个天运道府都沸腾起来的广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