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那一腿的风情
    寂静!

     乐龙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乐阳暴打乐羚,怎么都没想到气势雄昂的乐羚会被废材乐阳三两下给打败了,这场景,与五年前乐羚毒打乐阳是何其的相似。当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

     “你服不服?”

     乐阳拳头打疼打累了,改扇乐羚巴掌,扇两下就问一句。

     此时的乐羚目光呆滞,犹如一条死鱼,根本无法回应乐阳,乐阳也觉得没意思起来,打算再扇两下就停手。

     这手才刚举起,乐阳就听到一声如雷般的暴喝:“小畜生,你在干什么?”炸得乐阳耳朵生疼。

     乐阳循声望去,只见大门口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指着他怒目而视。乐阳还待分辨老者是谁,却见老者人影一闪就来到他身前,二话不说,抬脚就向他胸口踹来。

     这一脚在老者暴怒之下根本不留余地,一旦踹中,不死也残废,乐阳下半辈子恐怕只能在床上度过。

     乐阳反应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老者踹向自己。其实就算乐阳有所防备,也是躲不开的,毕竟实力的差距摆在那。

     眼看老者就要踹中乐阳,斜向里又伸进来一只脚,踹向老者的小腿。同时乐阳又听到一声怒喝:“老东西,你想干什么?”

     “咯嘞”一声,老者的小腿骨断裂,惨嚎一声倒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抱着小腿,面露痛苦之色,指着踹他之人:“你你你……”手指颤抖,却始终没有下文。

     这一番变化太快,乐阳脑中一片空白,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心有余悸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怨恨地看了看老者,正想偏头去看救他之人,那人已先开口问道:“乐阳,你没事吧?”

     听到声音,乐阳不用看也知道救他之人是谁,但他还是加速偏过头去,惊喜地道:“六叔。”救他之人正是在天运道府对他颇为照顾的乐平。

     乐阳由于实力低位,在天运道府里没少遭受欺负,可每次都能碰到乐平恰巧路过,随手解救了他,就像这次一样。所以这家族里除了父母,乐阳最在意的人就是六叔乐平。

     这次乐平和老者奉命出来解救乐阳,没想到却看到乐阳在暴打乐羚,正自诧异,紧接着就听到老者的暴喝声,他立感要糟。

     看老者一动,乐平立马紧随而上,后发先至,于千钧一发之际救下乐阳。

     乐平拍拍乐阳的肩膀,对乐阳笑笑,道:“没事就好。”然后猛地一转头,瞬间变脸,冷冷地看向老者:“老东西,你该庆幸乐阳没事,否则你知道我乐家的手段。”

     老者闻言浑身一哆嗦,面露惊恐之色。身为乐家的供奉,乐家的手段他最熟悉不过,很多手段他都亲自施行过,想想那种非人的痛苦要是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死了算。

     老者想不通,看着普普通通的乐阳,乐家为什么会如此维护这个废材?他名义上虽是供奉,实际上不过是乐家的教习,很多事根本没有知情权。

     要知道乐家几百年经营下来,仙缘不断,有的是修真者,不缺护族力量,又何必多费资源请些不如自家子弟的修真者,其实更多的是把他们当成教习,教导族内落选的子弟。因为天运道府的功法未经天运道府的同意不得外传,否则,一旦被天云道府得知,不但被传授之人要遭到毁灭,就连传授之人也要承受炼狱般的惩罚,要不然各大家族只需派一两人去天运道府学习,学成回来教授族人就好,何必费尽心思去弄仙缘。所以供奉就有了设立的必要,既让那些修真者有面子又达成了家族的目的。

     这位老者李甫就是乐羚的教习,五年的教导早已把乐羚视为亲传弟子,咋看到乐羚被乐阳打得那么凄惨,顿时怒火攻心,欲要打杀乐阳,在他眼里乐阳就是令乐家蒙羞的废材,无足轻重的人物,打杀了没准乐家还要感谢他。

     可事实却让李甫感到茫然、迷惑。

     乐平扶起乐阳,另一只手提起两眼空洞的乐羚,如拖死狗一般拖着往府门走去。

     来到乐龙等人面前,乐平站定,一个个扫视过去,冷哼一声道:“你们这帮混小子,去把那老东西扶进来!”

     乐龙等人大气都不敢出,被乐平的视线扫到就低下头,闻言如领圣旨,一个个急急忙忙朝李甫跑去。乐平不但是他们的族叔,更是天运道府的导师,他们半点不敢造次。

     “你做得很好!”乐平又看向愚伯,额首赞道。他听后来经过门口的报信人说过愚伯被乐龙等人拦住的事,自然知晓是怎么回事。

     “惭愧,惭愧!”愚伯摇摇头,然后走向乐阳,关切地道:“阳少爷,你没事吧?”

     乐阳对愚伯微微一笑道:“我没事,愚伯。”除了拳头有点疼外,他什么事都没有。

     看乐龙等人扶着李甫过来,乐平大声道:“跟我来吧!”当先迈入府内。

     跟着乐平走在通向乐家议事大厅的道路上,乐阳的心很是忐忑,之前冲动之下只顾爽快没有细想,现在冷静下来想想,打废一个家族的少爷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虽然他是被动防卫,但也是过了,按族规是要被严惩的。

     走在前头的乐平好像感受到了乐阳的心事,慢下脚步到只快乐阳半步,偏下头道:“怎么,害怕了?”

     “六叔,你说家族会怎么惩罚我?”乐阳诚恳地向乐平请教道,他知道这位族叔在家族中的地位颇高,应该清楚家族的奖惩制度。

     “这个啊?”乐平摸着下巴稍微想了想道,“家族一向公平,你既然废了乐羚一对拳头,自然是用你的一双手抵过。”说着阴测测地看向乐阳的双手,那锐利的目光好像一把刀斩向乐阳的双腕。

     乐阳倏然一惊,赶忙把双手藏到背后,虽然肿如猪蹄的双手很丑,但他却不愿舍弃他们,他爱它们就像爱他自己一样。

     听了乐平的话,乐阳很想逃跑,但还是鬼使神差地跟随乐平来到了议事大厅,看着议事大厅气派的大门以及那金灿灿的四个大字,乐阳知道该是他接受审判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