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誓言
    得知自己的身上背负着家族的命运,乐阳的心一下子沉重了起来,修炼得更加疯狂。虽然不知道王家为什么一直没来退婚,但乐阳觉得这事迟早要发生,而且不会太晚,等到王明娜到了择婿的年纪,不管是王家还是她自己势必要做出抉择,乐阳觉得真的下嫁给自己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几近于无。听父亲说,自打自己出生后,王家就再也没和他们乐家走动过。

     “我一定要凭着我乐阳的人成为乐家的守护者,而不是因为什么狗屁婚约,即使将来要退婚,也该是由我主动提出!”乐阳回到房间一边拆手上缠着的绷带一边暗暗发誓。曾经的他也许无能为力,但是现在他有了书仙的帮助,有了古导引术,他认为只要自己肯努力,一切皆有可能。

     拆完绷带,乐阳就开始一丝不苟地修炼起来。时间不等人,谁知道王家几时心血来潮就来退婚来了。到时,即便他达不成自己的誓言,也要拿出足够耀眼的成绩,他要告诉世人,他乐阳的潜力不在她王明娜之下!

     乐阳的房间很大,不是天运道府的宿舍可以比拟的,这倒省去了他再觅地修炼的麻烦,只需锁好门窗,就可以开始修炼。

     乐阳修炼的是古导引术的第四式日月轮回,这是他在书仙沉睡前软磨硬泡求来的,只有口诀和动作说明,还未正式练过。

     第四式难度的增长超过了前几式的难度增长总和,乐阳又是自行摸索修炼,所以进展很慢,而且很多错误他也不自知,时常导致练岔气,甚至有次差点走火入魔,这让他不禁怀念起书仙亲自教导他的日子,虽然一顿打是少不了,但是进展很快。

     如今的乐阳迫切需要练出成绩,心态早已改变,只要书仙愿意亲自教他,怎么样都行。可惜不管乐阳怎么折腾书仙,纵使是水浸火烧、针刺斧劈也叫不醒书仙,看来他说睡十天半个月就要睡足十天半个月。乐阳无法,只好自行修炼。

     在乐阳摸索修炼的当口,杨家的使者连夜赶到了嘉兰城,递上名帖求见王老太爷。

     王老太爷正在书房看书,他最疼爱的曾孙王煜就敲门进来了,带着些微兴奋的情绪报告道:“太爷爷,杨家使者求见!”

     王老太爷一听,瞪了王煜一眼,道:“杨家?哪个杨家?”这事自有门房主事之人通传,何时轮到他王煜来做这种事。王老太爷何等样人,一眼就看穿了其中的猫腻,只是不说破罢了。

     王煜仗着老太爷的宠爱,也不害怕,笑嘻嘻地递上名帖道:“崇明城杨家,这是他们的名帖。”都怪这杨家太会来事,一上来就开出一个他无法拒绝的价码,让他到现在都还止不住那股兴奋劲。

     王老太爷接过名帖,打开一看就合上扔回给王煜,道:“是他们,不用见了,给我轰出去!”

     自打王明娜被七韵真人收为弟子,就有各种各样的人怀着别样的用心劝王老太爷去乐家退婚,他的耳朵都快听出茧子来了。虽然他自己也是极度不喜这门亲事,但是要知道当年可是他自己听闻乐家怀了个超凡之资的孩子,仗着生死兄弟的关系,主动觍着脸上门求取的亲事。现在情况有变,他就又上门去悔婚,让他置生死兄弟于何地,让他这张老脸往哪搁,纵然是举族上下都反对,也被他一力给压了下来。

     不过为王明娜着想,为家族计,这婚迟早是要退的。只是如今乐家家道艰难,群狼环伺,正是需要这份婚约的时候,所以他不能冒然上门去退婚,只盼乐家尽快出个人物,乐老太爷再明晓事理,主动前来退婚。如若不然,待到一定时候,他舍了这张老脸也要把这婚事退掉,只希望到时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别亲家做不成反成了仇家就不美了。

     虽然没再和乐家走动,但是王老太爷还是时常会关注乐家,知道乐家面临着怎样的困境,而这杨家就是乐家最大的威胁,如今的杨家使者所谓何来,老太爷心里跟明镜似的,没什么好见的。

     不见!

     这怎么成,王煜心里一百个不乐意了,收人钱财与人消灾,让他把那些东西退回去,这不是要了他的命。轻轻地又把名帖放到桌上,慢慢朝王老太爷推了过去,道:“太爷爷,孙儿觉得还是应该见见他们,他们带来了一个对我们王家至关重要的消息,关系到我们王家的名誉。”

     王老太爷深深地望着王煜,让王煜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良久才把大手盖在名帖上,道:“让他们进来!”

     “诶!”王煜欣喜,点头领命而去。果然是最疼爱的曾孙,话都到了这个份上,听听也无妨,如果换个人在王老太爷说了不见之后还这么说,一准连他也一块轰出去。从这就能看出杨家能在短短几十年内上升这么快,手段也不一般。

     没一会,杨家的使者就来到了王老太爷的书房,面对着王老太爷的威压,两人只觉面对着一头择人而噬的猛虎,行差踏错一步,就会被啃食个干净,不留半点骨头渣。

     “你所谓何来?”王老太爷淡淡地问道。

     使者就是使者,经常出使各国各家,面对过各种各样的人,见过大世面,缓了缓心绪之后,就能流畅地对答道:“王老太爷,想必您还不知道,前两天天运道府大测评出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哦,什么大事?”王老太爷稍微来了点兴趣,乐家就在天运道府辖内,以此开端,这大事恐怕是和乐家有关。

     “乐阳,五年生,凝气一层。”使者没有多说,只是报出当时乐平报出的成绩,多说无益,懂的人自然懂,不懂的话也就没必要继续谈下去。

     王老太爷闻言内心震惊,五年了还在凝气一层,刷新了三大道府的新低,可真是长脸,他王家的脸面也跟着丢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