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凝气二层
    “乐阳~~乐阳~~乐阳……”近前有个仙女飘在空中,不断地呼唤着乐阳的名字,声音很是悦耳,只是有些飘忽。

     仙女身前并未有什么云雾,却看起来迷迷蒙蒙的,乐阳想要睁开眼睛去看清仙女的样子,却怎么努力也睁不开,不过感觉上这个仙女很美。

     乐阳想要伸手朝仙女探去,可是身体也不听使唤,一根指头都动不了。

     这感觉很难受,乐阳想要张嘴寻求帮助,抖了抖嘴皮子,嘴巴怎么也张不开,一点声音都发不出,一种名为恐惧的感觉在乐阳心间蔓延壮大,犹如身处牢笼,想要破牢而出,乐阳越发用力的去控制身体,依旧动弹不得,深深的无助感使得恐惧感越发的壮大……

     还好,很快乐阳就听到仙女的声音变近变清晰了,而且很大声,简直就像是在他耳畔放响雷,不过不再是单单呼喊他的名字,而是喊道:“乐阳,醒醒,醒醒!乐阳,醒醒,醒醒……”

     同时乐阳还感到他的身体被一双手不断地推搡着,整个灵魂都在摇来晃去,动了动手指头,那种束缚感没了,身体又可以动了。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入目就是一张令人感到亲切的鹅蛋脸,脸蛋的主人神情忧虑,看起来很是焦急。

     “你总算醒了,”看到乐阳醒来,脸蛋的主人大松一口气,跪着的身子一软,跌坐在地,“吓死我了!刚才怎么叫都叫不醒你。”

     “倪,倪画?”乐阳刚醒来,脑子还有点混乱,想了想才记起眼前之人的名字,正是之前大测评认识的少女。

     “呵呵,你还记得我。”倪画开心地笑了起来,依旧是那么的赏心悦目,令人心情愉悦。

     乐阳撑起上半身道:“当然,你怎么在这里?”

     “我,我,”倪画没来得脸一红,急忙拿过放在地上的画,双手端起,正面朝乐阳,快速说道,“我来这里画画。”正是那幅画了三年还未完成的画作。

     倪画在乐阳离开之后,坐在位置上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迷迷糊糊看了二三十个人的测评,也就听进去两三个人的成绩,她突然想到乐阳可能在修炼,就立马离开校场回宿舍拿过那副三年未完成的画,匆匆赶到莲河上游。

     来到这里,倪画没看到乐阳在修炼,却看到乐阳在呼呼大睡。她小嘴微张,有点惊讶,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修炼狂人会在睡大觉。

     来到乐阳身边,看乐阳睡得香甜,想到今天对乐阳的打击,也就不奇怪了。

     坐在乐阳身边,仔细地看着这个男孩,倪画还是头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到乐阳,刚毅的脸庞,挺拔的鼻子,挺翘的眉毛,算不得帅,但也挺有味道的。

     倪画嘻嘻一笑,拿出画具,认真地描摹起近距离的乐阳,正面侧面各画了一张,这可是难得的画作,得好好珍藏起来。

     看看天色,时间也不早了,她该走了,可乐阳还在呼呼大睡,这也太过了,再睡下去天就该黑了。她想了想,就这么把乐阳一个人留在这里总归不好,反正已经见过,就自己做主叫醒乐阳。

     叫了几声,倪画就感到不对了,她已经不断提高音量了,可乐阳还是睡得像死猪一样。倪画有点急了,跪下来开始推搡乐阳的身体,并不住地大喊起来。

     推搡了好久,嗓子都快喊哑了,乐阳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倪画都快急哭了,想着要不要先把乐阳背回去,再找医疗科的老师看看。

     还好,在她放弃之前,乐阳终于醒来了。

     “你还会画画,画得真好!”乐阳由衷地赞道,他不懂画,看不出这是一幅三年前的老画,以为这是倪画的新作,看到上面画得这些景色和周围非常相像,他就觉得好。

     “谢谢!”见乐阳看过了,倪画就把画抱在胸前,她怕乐阳看久了会看出一些不该看出的名堂,“对了,你怎么会睡在这里?”

     “我……”乐阳这才想起,此前自己被乾坤易鼎喂了一颗疑是毒药的丹药,把自己痛得死去活来,再看了看四周,不见乾坤易鼎的踪影,乐阳有些奇怪,心道:“这破鼎哪去了,他不是要我做他的丹奴的吗?难道这颗丹药把我吃坏了,他不要了?”

     乐阳心念一动想要引动体内真气检查身体状况。

     这一念,了不得,原本只能断断续续地引动真气,现在却非常流畅,毫无滞感。

     “气随念动,凝气二层!”乐阳微微动容,不敢相信,他花了五年时间也没突破的境界,竟然睡一觉就突破了。

     “不不不,应该是那颗丹药的缘故。”

     乐阳猜的没错,由于培灵丹释放出了所有药力,在蛊虫的束缚下,不但没有撑爆乐阳的身体,多余的药力融进丹田化作真气,助乐阳突破了一直以来的桎梏。他这一觉睡得这么长久,其实就是在吸收药力。

     “真的不是毒丹!”乐阳有惊喜也有彷徨,如此以来一些事也想不明白了。

     “你怎么啦?”倪画见乐阳只说了一个字就变幻了几次脸色,伸出右手在乐阳面前晃了晃,奇怪地道。

     “没事,我只是修炼得太累了,想躺一会,没想到睡过去了。呵呵呵……”乐阳挠挠后脑勺,呵呵笑道。乾坤易鼎的事,乐阳不想对别人说,他既不想麻烦也不想别人为他担心。

     倪画狐疑地看了看乐阳,她是不信的,但也没有追问,说起了其他事。

     天色已黑,两人没再多聊,一起走回天运道府。

     按说乐阳今天两次透支体力,又被培灵丹整得死去活来,应该累极才是,可他反倒精神奕奕,他猜测许是自己晋升凝气二层的缘故。

     回到天运道府,乐阳不急于回宿舍,那里对他来说就是个睡觉的地方,不睡觉的时候不该待在那里。他来到天运道府右上角的竹林,他要试试凝气二层的威力,试试以前那几个怎么也使不出的法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