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古怪的乐阳
    乐阳不知道,书仙的随手施为,令天运道府的高层炸开了锅,而且更是牵扯到了他自己身上……

     “文松厅的禁制被破,却不知道罪魁祸首是谁,我天运道府开府三百年来未有之事!你们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天运道府府院室,府院陈才琦拍着桌子对着下方一干高层大发雷霆,下方人员各个噤若寒蝉。

     “周文道,你说呢?这是怎么回事?”陈才琦指着桌上其中两个影球,瞪视前方唯一站着的那个人。

     这两个影球原本分别对着二层和三层的禁制,此刻里面正不断地回放着禁制被破掉的画面。诡异的是,禁制被破掉了,禁制前面却空无一物,不见半个人影。

     “这,这,府院,我也不知道啊。”文松厅管理员周文道缩着身子,两只手动来动去不知道往哪放,头上不住冒汗,唯唯诺诺应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是他天大的失职,追究起来,他可是要负极大责任的,若是能找到人还好,要是找不到这责任可就全他扛了。想想挑衅天运道府的后果,周文道的心尖是拔凉拔凉的,就算他家是崇明城四大家族之一也保不了他。

     “你不知道!这禁制难道自己破掉的?”陈才琦把桌子拍得更响了。

     “我,我,我……”周文道我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下句,低下头心里把那贼人恨死了。

     “府院,我想应该是那贼人施了秘术,遮蔽了身形,单看这两个影球恐怕没用。”胖胖的第一副院辛子明出言为周文道解围,他平时可没少收周家的好处,“依我看,还是要查看其他影球,看看今天出入人员是否有异常。”

     “子明言之有理。”陈才琦对辛子明点头赞许道,然后又很快变脸,对周文道呵斥道:“还不快去把影球都拿过来!”

     “是,是。”周文道如蒙大赦,赶紧离开府院室以最快速度跑回文松厅取来所有影球。

     待周文道赶回,天运道府一干高层认真地看起所有影球的记录。由于大测评的缘故,今天进出文松厅的人不多,才十来个,其他人表现都很正常,当轮到乐阳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出了异常。

     他们看到乐阳进门的时候,手虚捏着,像是捏着什么东西,可他手上却空无一物。

     看到这一幕,周文道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立马指着影球里的乐阳对着府院陈才琦大喊道:“是他,是他,一定是他!”

     聒噪!陈才琦听得眉头大皱,呵斥道:“闭嘴!”单凭这一幕根本不足以指认乐阳。

     周文道立马焉了,大气都不敢出,唯有更认真地注视着乐阳的一举一动。

     “这人是谁?”陈才琦问下方众人道。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所知道的府生都是天之骄子,府里的佼佼者,乐阳这样的普通人谁有闲工夫去关注。

     “这人我倒是知道,”第二副院乔人旺神秘一笑道,今天的大测评是他坐镇的,想不知道乐阳都难,“而且你们都听过他的名字。”

     都听过!众人的好奇心被调动了起来,难道是某个被遗漏的天之骄子?有人盯着乔人旺等待下文,有人再去细看乐阳的身影,回忆是否在哪见过,更有急性子直接问道:“是谁?”

     “乐阳。”乔人旺吐出两个字。

     “他就是乐阳?!”众人恍然。

     今天的天运道府被“乐阳”两个字给刷爆了,刷新道府新低,让天运道府在耻辱的道路上又稳健地迈出一大步,身为高层的他们对如此大事,岂能没有耳闻。只是他们只闻其名不知其人罢了。

     当然,高层里也不乏有人听到乐阳的名字后,知道他更多的事,他们知道乐阳是嘉兰明珠王明娜的未婚夫,使得天运道府不敢动乐家名额的源头。

     “如果真是他的话就好了。”收了杨家好处的几位暗暗想到,如果确认是乐阳所为,他就算是王明娜的未婚夫也没用,天运道府规矩如此,还是宗门天运宗所定,王明娜的面子不好使,就是她师父七韵真人也不能轻易干涉。

     不过……

     “是他的话……”大家面色古怪又开始犯难了,一个只有凝气一层的人怎么可能破得开这禁制,就算是告诉他怎么破他也不见得能破开,指认他那才是天大的笑话。

     “也许他有其他方法。”大家又想到了乐阳进门时的古怪,如果是的话就应该是他手上的东西。

     众人继续看影球的记录,发现乐阳确实古怪。进了文松厅一层后,不去找书看,反倒不断在书架之间转悠起来,行色匆匆,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不过乐阳很快就离开了文松厅,和禁制被破的时间不符。

     “应该就是他手上的东西,那是个活物。”第二副院乔人旺皱眉深思,突然一语道破了天机。

     “那还等什么,把他抓来一问便知。”第一副院辛子明立马附和道,并提出实际的建议,对于周文道他是能帮则帮,现在见能为他脱责,自然用心。

     “对,抓过来问问就什么都知道了。”

     “是啊,还等什么呢?”

     “……”

     辛子明的附庸和收了杨家好处的几位高层立马附和道。

     “说什么呢,乐阳才凝气一层,怎么会和那等厉害的存在牵扯上关系,这不是笑话吗。”第三副院任济立马拍桌反对道,他是和乐家牵扯最深的天运道府高层,也知道乐阳干系甚大,必须要保下。

     “就是嘛,他不过就做了个奇怪的动作而已,你们就一惊一乍的,怎么修炼的?道心何在?”

     “……”

     任济一开口,他的附庸也立马跟上。一时间府院室口水横飞,两方人马战成一团。

     陈才琦大有深意地看了这几位一眼,才一拍桌子道:“行了,人旺说得没错,那应该就是个活物,不过那活物能轻松破开禁制,应该实力强大,只是不知有多强。若是无惧我天运道府,我们贸然抓了乐阳恐怕会惹恼他,那我天运道府将再无宁日,还需上报宗门才是;若是他实力不足,而我们抓了乐阳,不说能不能问出什么,只怕打草惊蛇,走脱了这活物,那就得不偿失了。所以得暗中调查这乐阳,看是什么活物再做定夺。”

     说罢,陈才琦点了周文道的名:“周文道,这事就交给你办了,要是办不好,后果你知道!”很是霸道的直接拍板了。

     安静,再没有反对的声音。

     多年的运作,陈才琦稳坐天运道府第一人的位置,两位副院的影响力被他降到了最低,可说是一言而决,所以他一直以来求的是“稳”字,对此次事件的处理可见一斑。

     “是。”周文道大声应道,他是既高兴又痛苦。高兴的是终于有了目标,有望脱责,而痛苦的是接了这个烫手山芋,也不知道怎么查起,若是不小心惹到那个活物,不知道会不会把自己给灭了。

     “哎,还是去求求若瑄那丫头吧!”出了府院室,周文道想了想,决定去找他的侄女周若瑄。

     周若瑄四年前进的天运道府,凝气六层,年龄和乐阳相仿,天生丽质,长袖善舞,走到哪都是人群中的焦点,裙下臣不计其数,勾勾指头就有无数人心甘情愿为其服务。相信以她的容貌和手段,很快就能从乐阳那里找到他想要的答案。

     而周文道不知道的是,杨家的杨易已经把周若瑄视为自己的禁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