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送你入天运宗
    “如此甚好,老夫正愁书不够看,烦请小友带我过去!”书仙说得客气,但语气却不容置疑。

     乐阳头大,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直接说没有不好吗?乐阳真想抽自己一大嘴巴,瘪瘪嘴为难道:“这个我还真办不到,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府生,根本不够格去宗门。”别说不能去,就算能去也不能带他去。

     天运宗可是一个大仙门,真正的仙家之地,那里高手如云,举手投足之间可定人生死,不是小小的天运道府能比的,如果书仙还和在这里一样乱来,可没这么容易脱身,和他一起去,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哦,那怎么才能去?”书仙不置可否地道。

     “这个简单,此处向东六百里有一座栖凤山,宗门就在其中一座山头。至于具体位置我就不得而知了,道府发的书上没写,但据说文松厅二三层有收藏具体的位置图,不知道您有没有看过?当然您没有看过也没问题。三个月后道府会试之时就会有宗门来人,到时您可以悄悄跟他们回去。”乐阳把他知道的一股脑的说了出来,甚至还周到的为书仙出谋划策。不用他亲自去,他可是很乐意做一回好人的,反正到时候书仙闯出多大的祸都和他无关。

     见乐阳会错了意,书仙也不打断,等乐阳说完才道:“不,老夫是说你怎么才能去?”要是他想独自去早去了,都说他看完了文松厅所有的书,怎么可能落下那位置图,早已熟记于心。

     “呃,这问题不对啊,不是应该讨论怎么偷偷跟过去的吗?”乐阳心中既疑惑又郁闷,“您老这又是什么意思?难道非要我带你去?怎么你们法宝都喜欢找我,我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

     乐阳苦笑,非常诚实的回答道:“除非我成为宗门弟子。”这是每一个府生的梦想,只是达成的寥寥无几,乐阳认为以他的资质恐怕一辈子都无望达成,也就是一辈子都踏足不了宗门,说出来也没什么。

     “那怎么才能成为宗门弟子?”书仙进一步问道。

     “修炼到灵转期。”乐阳有点痴迷地说道,这对他来说就是传说中的境界,可望而不可及。

     凝气之上谓灵转,所谓灵转,真气转灵气,灵气濡养肉体,脱去凡胎化为灵体,净身无垢,成就仙人之姿,寿元大增,此时才算是真正踏上修仙之路,有道是“不入灵转终为凡,修仙大道从此开”。

     当然,这只是硬标准,无论任何府生无论何时达到这个要求都能进入宗门。而软标准却有无数,随时变化,就如此次的道府会试,表现优异者择优录取,可提前进入宗门。但这对乐阳来说,难度堪比登天,比修炼到灵转期难多了,不说也罢。

     谁知,书仙却轻飘飘地道:“就如此简单?”

     “您,您说什么?简单!”乐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要知道无数府生被卡在凝气十层再难寸进,而这些人中不乏天资聪颖之辈,还有更多的人连凝气十层都达不到,更遑论真气转灵气,成就灵转,乐阳觉得他就是这类人,这都还叫简单的话,那他的追求算什么!

     “呵呵,小友不必惊讶,”书仙笑道,“修真界的精彩你还没见过,这确实不算什么。也罢,老夫就送你进天运宗!”

     “什么!送我进天运宗?”乐阳的脑子当机了三秒钟,这幸福来得也太突然了,虽说自己的资质是个渣,但奈不住人家是半仙器,说不准真能送自己进天运宗,“只是您老到底想要干什么?我们才认识一天好吧,您这是送了法术又送前途,比爹对儿子都要好,难道就为了让我带你去天运宗,这也太扯了吧,不过这么强力的诱惑,我是该接受呢还是接受呢还是接受呢?”

     乐阳好痛苦,这该让他怎么拒绝呢,眉头都不皱一下,犹疑了一秒不到,就道:“成,只要您能送我进天运宗,我就带您去灵兰殿!”拼了,不就是进个灵兰殿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书仙就是把它拆了都没问题,到时候我离您远点还不成吗。

     “哈哈,好,小友痛快!”书仙的书页拍了几下,发出“啪啪啪”的声音,“小友,你先演示一下你的练气法门,待老夫看看!”

     乐阳应了一声就开始做起了导引术,轻车熟路,五年的功力顿时显现了出来,一丝不苟,动作如行云流水,那标准的姿势,可令创造者都感到汗颜,画下来简直可以当教科书。

     一套做完,书仙立马唾弃道:“这算什么导引术,简直误人子弟,难怪小友觉得入灵转难。”三言两语把这套导引术批得一文不值。

     瀑布汗!

     按书仙的说法,乐阳这五年都干了什么?抱着一套垃圾在玩?乐阳顿时就有气了,但还算克制:“那您有什么厉害的导引术?“毕竟这套导引术花了他五年的心血,可以说是全身心的投入,除了吃饭睡觉,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修炼这套导引术,这话听在乐阳耳里,不是在否认导引术,而是在否认他乐阳一直以来的付出,和骂他是傻瓜蠢驴没什么两样,是个正常人心里都会不舒服。

     书仙好似没感受到乐阳的怒气,依旧笑呵呵地道:“小友这话问得巧,老夫正打算把这套古导引术传于你。”

     “古导引术?”乐阳奇道,听名字就不简单。

     “是的,这套导引术是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传说是仙界的真仙所授,是最正宗的导引术,后来的导引术都是由这套导引术衍化而来,可谓是导引术的祖宗。”书仙介绍道,“小友你可要学?”

     “这么厉害!”乐阳听得如痴如醉,怒气也消得差不多了,他也知道书仙并非针对他的人。说实话,五年来他早在心里不知道怀疑过这套导引术多少次了,不过自己怀疑是一回事,听别人数落又是一回事,人性啊……

     “学,我要学!”乐阳点头如捣蒜。学孙子,不,是曾曾曾……曾孙子学了那么久,碰到祖宗岂有不学之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