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消失的乐阳
    颁奖结束之后,天运道府也公布了第二阶段的比赛内容,很简单很粗暴——擂台赛,采用循环模式,胜者积一分,三十名后淘汰。由于上榜的有九十一人,所以每人都有九十场要打,半个月平摊下来,每人每天要打六场。

     同时公布的还有总计分规则,第一阶段占比两成,第二阶段占比五成,第三阶段占比三成,从这上面可以看出硬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散场之后,乐阳就和乐龙、周若瑄等人一起前往鱼然居,不甘心的秦时人也厚着脸皮跟了上来。

     席间,乐阳和乐龙、周若瑄等人有说有笑,唯独秦时人插不上话,虽然周若瑄偶尔有照顾他的情绪,但他能感觉得到自己成了边缘人物,这令他很是羞恼,越发怨恨起焦点人物乐阳来,想着要在擂台赛的时候给乐阳下点狠手。

     饱餐之后,大家各自散去,乐阳就独自朝着赤焰森林赶去,他要去火炼之地继续他的修行。虽然这半个月进步很大,但比起争仙榜前列的人还差很多,前三十名堪忧,所以他要尽可能的把所有时间都用在修炼上,就算是睡觉也不能松懈,要知道在火炼之地上睡觉,为抵御火气,真气在睡梦中也会自我运行,比在宿舍舒服的睡大觉效果好太多了。

     来到火炼之地,乐阳就服下一颗凝气丹,引冰火之气入体,再开始做起古导引术。

     乐阳已经掌握到了第八式,不但痛苦程度大大减轻,修炼效果也上了一个台阶,现在又有凝气丹,乐阳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真气量在狂暴的增长。

     “这感觉……按这速度,恐怕不出五天我就能突破到凝气六层了。”乐阳内心狂喜,动力更足了。

     第二天,天运道府里擂台赛开始了,而乐阳则依旧在火炼之地忘我地修炼着,不是他忘记了,而是他根本就没打算去。

     第二阶段的比赛内容公布之后,乐阳就收到了他的比赛信息,上面有他所有场次的对手,第一天的对手都是强手,不是凝气七层就是凝气六层,都不是现在的乐阳能对付的,与其去输分,受打击,还不如在火炼之地安安静静的修炼。

     乐阳是安静了,可天运道府里却吵翻天了。

     “龙哥,我那边都找遍了,没见到阳哥。”

     “龙哥,我这边也没有。”

     “龙哥,我这也一样,你那边有没有?”

     临近午时,乐龙四人从四个方向赶回再次聚到一块,乐天三人向乐龙汇报结果。

     乐龙也摇头,恨恨地道:“我那边也没有,他到底死哪去了?”乐家难得风光一回,难道这么快就要被打回原形?

     乐龙是即恨又怒,心道:“你早知道不行把火炼龙焰冰心花给我多好,我必然能稳进前十。”现在不但他的前十悬了,按乐阳这态度,能不能挺进到下一阶段都是个问题,真是鸡飞蛋打一场空。

     这时,倪画也从莲河上游赶回来了,对乐龙等人道:“我那边也没有,他到底去哪了?这都已经过去两场了,马上又要第三场了,急死人了!”

     刚刚获得胜利的周若瑄也走了过来,道:“还没找到吗?别着急,他应该是有事耽搁了,他可不像是这种会临阵退缩的人。”她对乐阳还是很有信心的,一个连火炼之地都敢闯的人,说他怕了,不是很可笑吗。

     但却不是人人都如她这么想。

     “若瑄你就是心太好,这都一上午了,有事也不是这种耽搁法,我看他就是怕了,找个地方躲起来了,废物就是废物,靠着点运气得的第一,终究扶不起。”跟在周若瑄后面的秦时人紧接着道。

     “就是,现在还有什么事比争仙榜更重要的,这废物肯定是怕了,躲起来了。”

     “时人你这人就是实在,竟爱瞎说大实话,这习惯不好,得改!”

     “没错,他要是敢出来,我那场让他三招。”

     “别说三招,我愿意自缚双手。”

     “……”

     周若瑄的身边永远不缺少追随者,一个个纷纷响应秦时人,他们可是听说最近周若瑄和这乐阳走得有点近,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该打压的时候必须要打压,最好一下子打死。

     现在的乐阳可不比以前,乐龙等人听了大为恼怒,就连自以为很淡定的周若瑄也惊讶的发现自己心中竟然有些不舒服。

     “你说什么?运气!”乐龙往前踏上一步,锐利的目光刺向秦时人,“笑话,你要有运气采一朵火炼龙焰冰心花来我看看,以后我乐龙见了你绕着走。没本事就不要在这里瞎嚷嚷!”

     “哼!”秦时人冷哼一声道,“别说这些没用的,他不敢出来就是现实,他如果有真本事,让他来打败我,我就服他,以后见了叫声阳哥,他如果不敢来,那就永远是废物。”

     秦时人觉得乐阳不可能一直这么躲下去,肯定会和乐龙他们有联系,他就是要让这些话传到乐阳耳朵里,激一激乐阳,要不然乐阳老躲着,他都没机会教训乐阳。

     “对付你,何须我们阳哥出手,你先打败我再说。”乐龙互捏手指关节道。

     秦时人指了下乐龙,又竖起来摇了摇道:“你是你,乐阳是乐阳。你,我会打败,倒是乐阳,也就是个会躲在人后的废物罢了,期待他会出来,是我想多了。”说完意兴阑珊起来。

     听着秦时人一口一个废物,边上的倪画实在气愤不过,怒视着秦时人道:“好,你等着,乐阳一定会出现并打败你的!”

     秦时人毫不在意倪画那充满怒火的目光,只觉得可爱,呵呵笑道:“好,我等着,希望你们尽快找到他,别再让我白期待一场!”说完就自顾走了,马上就要轮到他上场。

     同时,乐阳的第三场也开始了,擂台上已经站着一个凝气六层的府生,只不过他的对手乐阳却迟迟没有出现,按照规矩,五分钟不上台就判负。

     “他前两场都没来,现在又马上要到时间了,他应该不会来了。亏我还以为他变厉害了呢,期待他大杀四方,没想到终究是个不敢路面的废物。”擂台边一个实力中等的府生说道。

     “还大杀四方呢,就凭那个凝气二层的蝼蚁,别笑死人了。”这是一个实力上游的府生。

     “能采到火炼龙焰冰心花怎么可能才凝气二层,他一定会出现的,将你们统统打败!”这是一个实力下等的府生。

     如此三个阶层的争吵在乐阳三场比赛的擂台边上都上演过。

     自乐阳用火炼龙焰冰心花得了第一阶段的头名之后,天运道府里实力中下的府生基本都成了他的粉丝,他们自己做不到,很难有出头之日,但他们在乐阳身上看到了希望,所以纵然是现实乐阳实力还很低位,又一直没有出现,但他们还是选择相信,抱有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