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 一路横扫(中)
    随着裁判宣布比赛开始,乐阳二话不说,积蓄到巅峰的气势瞬间爆开,一个神行术如疾风般掠向宋子义。

     乐阳不打算用法术,那个太慢,会让宋子义有反应时间,做不到出其不意,他要趁着宋子义轻敌,用最原始最快捷最粗暴的方式将宋子义撞出擂台。

     虽说有耍赖的嫌疑,但谁让对面自己作死来着,而且他还好意提醒过,看不起自己是要付出代价的。

     更何况现在天大地大都没有修炼来得重要,能速战速决留出时间修炼才是王道。

     而宋子义则恰恰相反,以为自己强过乐阳太多,打算一个御风之术将乐阳刮出擂台,只是他一口真气都还没提上来,乐阳就到了他的近前。

     感受到乐阳身上爆出的气势,宋子义堪堪提起的一点真气都为之一顿,两眼暴突,暗道:“糟糕!”

     那气势之强根本就不是凝气二层能拥有的,甚至还在他之上。

     擂台边上的观众也感受到了乐阳的气势,一个个的表情都很精彩,绝大多数是惊讶和不可思议,但却没有一个人出声,全场都被震得呼吸为之一顿。

     擂台上,宋子义一觉不对,立马摒弃了自己立下的规矩,手脚并用想要闪身避开,乐阳这气势,宋子义清楚硬抗不得。

     可惜宋子义反应得太迟了,右脚才一错,乐阳那凝聚了大量真气的右臂就重重的撞到了他的身上。

     如蛮牛冲撞,轰的一下,宋子义顿觉大力捶身,受不住力道倒飞出去,滚落在擂台外。

     宋子义落败,乐阳胜!

     寂静延续,谁都没有想到乐阳的首秀会这么快,这么简单粗暴的完结,太颠覆了。

     而躺在地上的宋子义是即恨又庆幸又郁闷。

     恨自己轻敌,败得难看;庆幸没受伤,下一场还有希望;郁闷的是乐阳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轮到他的时候来。

     当真是时也命也,宋子义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寂静终究没能延续太久,宋子义落地几秒之后,台下的观众炸锅了,议论纷纷。

     “谁能告诉我刚才发生了什么?”

     “我的个姥姥,那气势绝对有凝气五层,这才多久,他是怎么修炼的?”

     “真的是杀了赤焰兽王的男人,这么轻松就轰飞了宋子义,还有隐藏实力吧,说他凝气八层都不虚。”

     “可不是,谁人能修炼得这么快,他一定有什么隐藏实力的秘法,听说很多高手都喜欢这样装|逼,一些写书的也喜欢这么写。”

     “嗯嗯,我也听说有些秘法可以隐藏实力,他的实力肯定不止这么点,就冲他能杀了赤焰兽王,至少凝气八层。”

     ……

     随着乐阳的出现和一击轰飞宋子义的事迹传播开来,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集思广益,说法越来越多,但绝大对数人都接受了乐阳修炼快和乐阳隐藏了实力这两种说法,实力弱的偏向于乐阳修炼快,实力强的偏向于乐阳隐藏了实力。

     反正不管是哪种说法,都说明了一点——乐阳崛起了!

     “乐阳,好样的,打爆他们,拿第一!”

     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紧接着就有无数人跟着喊:“打爆他们,拿第一!打爆他们,拿第一!打爆他们,拿第一……”

     一致的呼喊声,如海浪一般,一浪接着一浪,汹涌澎湃,一片热血沸腾。

     呼喊的都是乐阳的粉丝,虽然因为这两天乐阳没出现而丧失了信心,但现在随着乐阳的强势出现,他们的信心更高过之前。

     站在擂台上的乐阳却很是迷茫,还有点被吓到,他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支持自己,他还停留在别人对他爱答不理随意欺负的印象里,岂不知自己在他人眼中的形象已经转换,是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不过想不通又有什么关系,管他呢,这种感觉真的很好,乐阳觉得自己的血液都沸腾了,他觉得凭着这种状态自己真的可以一路打爆各个对手,荣登第一。

     乐阳的嘴角微微翘起!

     “哈哈哈……”

     不多时,如潮的呐喊声外,一声大笑传来,笑声盖过了众人的齐声呐喊。

     呐喊声瞬间停掉,所有人都朝那笑声看过去,是个颇为俊朗的男子。

     那人乐阳认识,前两天还一起吃过饭,好像叫秦时人来着。

     这人乐阳不喜欢,总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充满了敌意,不知道他来这么一出又要干嘛?

     乐阳的眉头微微皱起。

     秦时人走到擂台下,盯着乐阳,拍手道:“打爆我们,好大的口气!不过是打败了一个刚入凝气五层的弱鸡而已。乐阳,我们六天后的对决希望你不要逃!当然,如果你怕的话,现在就可以认输!”

     既然乐阳已经出现,秦时人当然要亲自过来把决斗定下来。他研究过乐阳前两天的对手,得出了一个结论,乐阳是个欺弱怕强的人,而自己在乐阳眼里应该算是强的那一类,他可不希望到时候乐阳又躲起来了,所以他就过来要乐阳当众应承下来,不怕他到时候不出现。

     乐阳还没回话,边上的粉丝就不乐意了。

     “你说什么呢,我们乐阳岂能怕你。乐阳,打爆他!”

     “就是就是,说什么呢,乐阳,打爆这个弱鸡!”

     “对对,打爆这个弱鸡!”

     ……

     秦时人无语,这帮弱鸡竟然一个个都称他为弱鸡,当真好笑,秦时人懒得理会他们,只盯着乐阳道:“乐阳,你敢不敢?”

     六天后,对付一个凝气六层,有什么不敢的。而且现在乐阳正是热血沸腾豪情万丈的状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算是现在要打,乐阳也会一口应承下来。

     “打你这个弱鸡,有何不敢!”正自兴奋的乐阳也学着粉丝称秦时人为弱鸡。

     这声弱鸡比边上的粉丝加起来的分量都重,秦时人觉得很刺耳,冷笑道:“好,到时候我倒要看看你手上的功夫有没有你嘴巴那么利!”同时心中恨恨的想着必须要下重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