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打得好
    乐阳跟随乐平进入议事大厅,看到里面已经坐满了人,乐家老太爷乐进高坐上首,不怒自威。左右两边坐的都是各房的主事之人,乐阳的父亲乐茂赫然在列,正对乐阳投来关切的目光。

     自他们进来,整个大厅的视线都集中到了他们身上,乐阳本就心中忐忑,乍见这种阵势,越发心惊肉跳,微微低头,站到乐平的背影里,紧紧跟随。

     乐平则无所畏惧,昂热走到大厅中央,随手把乐羚丢到地上。刚才被乐平提着,众人无法看清这死狗样的人是谁,现在看了个真切,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太惨了,这下手也太黑了。

     “羚儿!”乐羚的父亲乐山坐不住了,惊呼一声赶到乐羚身边,检查乐羚的伤势。看到乐羚双拳被废,胸口又遭遇暴打,乐山非常痛心,猛地转头,怒视乐平,恶狠狠地道:“乐平,你太过分了!”

     “过分?”乐平擦了擦手,冷笑道,“你应该庆幸,这次不是我出的手,否则你看到的就会是一具尸体。”

     “你你,我和你拼了!”乐山怒火攻心,顾不得这里是什么场所,直接一记气刃斩向乐平。听了乐平如此嚣张的话语,乐山更加深信就是乐平把他的羚儿打成这样的,事发现场除了乐平还有谁会而且能把乐羚打成这个样子。

     乐平没有动,上方的老太爷乐进怒了,一拍椅子的扶手,喝道:“放肆!”随着这声大喝,乐山发出的气刃直接破散了,化成点点荧光轻轻拂过乐平的脸颊,吹起他的秀发,不造成半点伤害。

     老太爷一怒,整个乐家都要抖三抖,乐山惶恐,不敢有进一步的过激动作。

     老太爷乐进再次一拍椅子的扶手,对乐山呵斥道:“还不快给我滚回去坐好!”

     乐山不敢不从,恶狠狠地瞪了乐平一眼,悻悻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老太爷乐进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乐羚,又抬眼看了看才被扶进来一脸惶恐之色的李甫,问乐平道:“乐平,这是怎么回事?”

     乐平回道:“太爷爷,我赶到的时候乐羚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是乐阳打的。”说得很平静,好像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一样。

     乐阳一听,心里咯噔一下,抬起头难以置信地望着乐平的后背,腹诽道:“我的好叔叔诶,你这么快就把我给卖了,你说前半句就好了,干嘛非得加上后半句,你亲眼看到是我打的吗?”乐阳欲哭无泪,心中愈发忐忑,他知道该是接受审判的时候了。

     乐阳打的?

     在座诸人面色古怪地看向乐平,谁都知道乐阳是个五年来原地踏步的废材,只有凝气一层的他怎么可能把凝气二层的乐羚打成这个样子,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其他人只是想想,乐山却坐不住了,又跳出来指着乐平的鼻子骂道:“乐平,你这个孬种,还要不要脸,敢做不敢当,竟然把责任推给乐阳这个废物,你真当我们都是瞎子吗?”

     “废物?”乐平一把扯出躲在他身后的乐阳,指着乐阳对乐山道,“你儿子就是被这个废物给打成这样的。你可以问问乐龙他们,他们看到了整个过程。”

     难道是真的?所有人齐刷刷地看向刚进来的乐龙等人,乐龙等人缩了缩脖子,瞬间觉得压力好大。

     乐阳懵逼了,咬着下唇,愣愣地看着乐平,感到这位最亲近的叔叔变得陌生了,他内心狂吼起来:“你就非要把我推进火坑才甘心啊!”这下子他是完全不能抵赖了。

     “小阳儿,我问你!”没时间给乐阳看清乐平,老太爷的声音传来了。

     乐阳循声望去,老太爷高坐上首,神色肃穆,炯炯有神的双眼俯视着他,指着地上的乐羚问道:“这是你打的?”语气微微有些怒意。

     众人的视线再次集中到了乐阳的身上,等待着乐阳的回答。

     排山倒海般的压力迎面压来,乐阳顿觉芒刺在背,背后不住冒汗。不说别人,单就老太爷的威压就够他喝一壶的。乐阳总感觉他如果回答是的话,会被瞬间撕成碎片。

     可有乐龙等人作证,赖是赖不过去了的,乐阳无奈,咽了口口水,深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老老实实地回道:“是我打的。”

     一石激起千层浪,前有乐平反复说明,现在又有乐阳亲自承认,众人虽然仍觉难以置信,但还是选择了相信,再次重新好好打量起乐阳来,一双双眼睛像是要把乐阳看个通透。

     乐阳已准备接受审判,没成想,老太爷却抚掌大笑起来:“打得好!”

     打得好?

     乐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其实,懂得人自然懂,要知道家族靠着先辈们的打拼,到如今才有五个名额的仙缘,而今家道中落,周围群狼环伺,仙缘岌岌可危,得幸乐阳有一门好亲事,才算保住了这五个名额。可以说乐阳就是乐家的宝贝,是乐家的命根子,纵使乐阳是废材又如何,谁要是敢对乐阳不利,就是与整个乐家为敌。

     小孩子不懂事,还以为这五个名额是乐家应得的。五年前,乐羚打了乐阳就被家族警告过了,如今死性不改,再次欺辱乐阳,反被乐阳打废,自然是打得好。

     一好好在乐羚该打,别说打残打废,就算打死也是死有余辜;二好好在公认的废材乐阳竟然能把乐羚打败,也算是大有进步。

     几乎和老太爷的声音一同响起的是乐山的声音:“小畜生,我打死你!”

     乐山和乐羚果然是父子,一样的暴脾气,一听乐阳承认,立马按耐不住了,双目瞪圆,举起手就向乐阳的脑门拍来,掌力浑厚,拍实了乐阳的脑袋准开花。

     他乐山连乐平都敢公然放气刃斩,又怎么会对小小的乐阳客气。他虽然不是乐羚这样的混账,心底清楚乐阳的价值,但一时气急,也顾不得这些了。

     “阳儿!”乐阳的父亲乐茂见状,心脏猛地一缩,惊呼一声,匆忙离座朝乐阳冲去,可他离得远,哪来得及。而乐平虽然就在近前,但乐山不是李甫之流,实力不在乐平之下,骤然发难,乐平也是救之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

     眼看乐阳就要毙于乐山掌下,只听老太爷怒喝一声:“孽障,滚出去!”大手一挥,大厅里平地起风,卷裹着乐山扔到了门外,把乐山摔了个狗吃屎。

     又去鬼门关前逛了一圈,乐阳再次被吓傻,好一会才回过魂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什么人品?

     一天两次差点死于非命,乐阳真想跳起来骂娘,果然五年都不回家是对的,这家好危险!

     乐平也大大出了一口气,拍着乐阳的后背道:“感觉怎么样?”

     同时,乐阳的父亲乐茂也赶到了,双手搭在乐阳的肩头,关切地道:“阳儿,你没事吧?”

     感受到两人发自内心的关心,乐阳对两人报以微笑道:“没事,没事,我没事!”他听到老太爷的话后,心里对乐平的芥蒂就去了,虽然仍旧不明所以,但也知道乐平口口声声指认他,并非是要害他,这就足够了,谁让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身上背负着一门婚约。

     乐阳是没事了,可李甫看到乐山从他头顶飞出去的一幕更加惶恐了,扶着他的乐义和乐冲两人都能明显感觉到他在发抖。

     可不是,老太爷连乐山这个自家人都能一掌扇飞,和他犯了一样过错的自己又该被怎样对待?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老太爷扇飞乐山之后,就把目光投到了李甫身上,问乐平道:“他又是怎么回事?”

     “他啊?”乐平回转身阴测测地看了李甫一眼,看得李甫浑身发毛,才回转过去对老太爷道:“他之前差点踹死乐阳,被我及时救下,打断了他一条腿。”

     “那另一条还留着干什么?打断了扔出府去!”老太爷轻描淡写地下达了对李甫的宣判。

     “是。”乐平应了一声就朝李甫走了过去。

     李甫扑通一下跪了下来,连连呼叫:“不要,不要,老太爷,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求求您放过我吧,放过我吧!”老太爷说的打断可不是普通的打断,能靠着药石恢复,那可是永远不能恢复的打断,他在别人身上施展过几次,效果杠杠的。一想到这事要发生在自己身上,就算他是修真者,后半辈子也必然凄惨。

     老太爷又岂会心软,看都不看李甫一眼。

     “走吧!”乐平走到李甫身前,抓过李甫的衣襟就朝门外拖去,李甫一路涕泪俱下,还在不断求救。

     待李甫被拖走,老太爷又宣布了对乐山和乐羚父子的处罚——关入地牢好好反省半年。

     接着老太爷便把目光放到了乐龙四人身上。

     见识到老太爷对乐阳的维护,乐龙四人早已如惊弓之鸟,只盼老太爷不要注意到他们,乍见老太爷看过来,一个个的脸都成了苦瓜色,战战兢兢地低下头去。

     “哎,你们啊,现在知道害怕了,早干嘛去了?”老太爷重重拿起,轻轻放下,“今日暂且不追究你们的责任,今后在天运道府好好和小阳儿相互扶持,莫让人欺负了他,如若不然,新老旧账和你们一块算,听到了吗?”

     “是,是……”

     四人如蒙大赦,赶忙应道,今后不但不敢再找乐阳的麻烦,见了乐阳都是一口一个阳哥地叫着。

     忐忐忑忑的进去,迷迷茫茫的出来,乐阳感觉今天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但管他呢,大仇得报,后续的麻烦又都被老太爷给处理掉了,心情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