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做我的丹奴吧
    “倪画,三年生,凝气四层。”

     没多久就轮到了少女,在三年生普遍凝气三层的天运道府算是中上之资。

     本来听了倪画的话,乐阳已经重拾信心,就像倪画说的“付出都会有回报”,不努力肯定什么也得不到,他知道以他的资质除了努力别无他法。

     按乐阳的脾性,原本肯定第一时间就要离开去修炼,毕竟其他人的测评对他来说没有意义。

     可是无论乐阳心理如何催,身体却巍然不动,直到看了倪画的测评结果他才了无牵挂的离开。

     倪画开开心心的回来,看到乐阳的位置上空空如也,笑容消失了,眼神莫名一暗,心中微微有点怅然若失的感觉。

     依旧是莲河上游那处空地,乐阳在这里修炼了五个寒暑。

     只有凝气一层的他不知道自己被人默默关注了三年,还被画了几百幅画,他一如既往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按照天运道府提供的心法修炼导引术。

     导引术的动作很简单,只有十二个,任谁看一遍就能学会,但仅会动作毫无用处,根本提高不了修为,真正重要的是内功心法,这才是各派不传之密。

     就像乐羚,修炼的导引术动作和天运道府的府生一样,可如今的成就和同批的四个进了天运道府的族兄弟相比可谓是天差地别,那四个族兄弟中最差的都已经凝气四层了。要知道乐羚当初能排第五名,资质和那四个族兄弟比起来是不相伯仲的。

     “哔!”

     乐阳一套动作都没做完,就见一道青光从天而降落在他身处三丈外。

     青光散去,却是一只大丹鼎,一只缺了一只耳的丹鼎,正是刚刚炼出培灵丹的乾坤易鼎。

     乾坤易鼎一现出身形就大笑道:“哈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哈哈哈……小子,做我的丹奴吧!”说着一蹦一蹦朝着乐阳蹦过去。

     好恐怖的笑声,乐阳的耳朵阵阵难受,眉头深深的皱起,整个脸部微微有些扭曲,这简直就是大杀器!

     “丹奴?什么鬼?你别过来!”乐阳一边摆手一边不住后退。

     丹奴,一听就不是什么好名字,带奴的,除了奴奴、奴家就没有好东西,鬼才要做。

     至于会说话的法宝,乐阳虽说是初次见到,但也不觉奇怪,只是有些好奇,书上早有记载,三千年前所有的法宝都有了自己的灵智,能口吐人言。

     不过这么大只的丹鼎操着人言,还是有点小恐怖的。

     “哈哈哈,这可由不得你!”说着乾坤易鼎加快了速度。

     乐阳见状如被惊到的兔子转身就跑。

     以乾坤易鼎的能耐,本可以瞬间抓到乐阳,但它却玩兴大起,不紧不慢地吊在乐阳身后,偶尔顶一下乐阳的臀部,犹如闲庭信步,踏春赏花:“哈哈哈,小子别跑,做我的丹奴,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哈哈哈……”

     鬼才信你!

     感受到臀部被不断的蹭到,乐阳内心阵阵惊悚。

     “神经病啊,变态啊!”由于全力奔跑,口不好言语,乐阳心里大骂起来,更是大力激发出生命的潜能,速度骤然快了几分,但体力却下降得很快。

     没多久乐阳就感到体力不支,速度渐渐下降。

     “啊呀呀,小子,作为一个少年人体力怎么能这么差,这是不行的,本鼎这有小还丹,专补气血体力,要不要来一颗?哈哈哈……”乾坤易鼎一边追一边不住地调侃乐阳,他非常享受这种乐趣。

     “……”乐阳。

     一鼎一人一追一赶沿着河岸跑出了不下十里,看到乐阳的脚步越来越沉重,乾坤易鼎觉得玩得差不多了,可以抓住试药了,再玩下去玩死了就得不偿失了。

     猛的一个虎扑,乾坤易鼎把乐阳压在了身下,扭了扭身子:“哈哈哈,小子,你再跑啊,乖乖的做我的丹奴吧,哈哈哈……”笑声越发的大,越发的癫狂,空中云朵被冲散,河里群鱼远远的避开,林中群鸟被惊起,又僵了翅膀,不知摔落多少……

     好沉!好痛!火辣辣的疼!

     “啊……啊……”乐阳哇哇大叫起来。

     突然,乾坤易鼎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大笑声戛然而止,灵识深处心惊肉跳。

     “好强的灵压!至少是天阶。”乾坤易鼎刷的转身向河里看去。

     这一转身不得了,又碾得乐阳哇哇大叫,差点痛失前禁。

     只见河水翻滚,犹如煮沸的水,里面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谁啊?笑得这么难听,搅了老夫的好梦!”威严中带点怒意。

     乾坤易鼎一个激灵,身子有点发抖,他感到灵压越来越强了,他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了。

     “半,半,半仙器!”乾坤易鼎的顶盖半天闭不上,这可是比天阶法宝还要强大的存在。

     “不妙啊!”乾坤易鼎内心深深不安,惊扰了这样的存在后果难料,他想到了曾经的某个场景,断耳处又开始隐隐作痛。

     河水翻滚的越来越厉害,那苍老声音的本体就快出来了。

     “不行,不能坐以待毙,三十六计走为上!”乾坤易鼎心中念头一转,再顾不得乐阳,化作一道青光逃命而去。

     乐阳顿感轻松,趴在草地上大呼一口气,背手揉揉被蹂躏得生疼的后背。

     不过他的心却轻松不起来,刚才那股超强的灵压他也感受到了,只是他实力低微,认不出是什么样的存在,不过听乾坤易鼎说是什么半仙器,又见乾坤易鼎这个能随便蹂躏他的破鼎跑得飞快,只怕是个超恐怖的存在!

     “要遭!”乐阳心头大震,肇事者乾坤易鼎跑路了,现场只留他一人,他还不被那超恐怖的存在的怒火焚烧成灰,他可是很清楚被人搅了好梦是多么糟的体验,暴起咬人都不奇怪。

     只是现在跑好像来不及了,河面的水花已经散开,露出一个硕大的龟|头和大半个更加巨大的龟壳。

     巨龟?半仙器?

     这好像不怎么搭啊!

     看着两只铜铃巨眼露出疑似凶光的光芒,乐阳既惊恐又迷惑,不过不管是不是所谓的半仙器,这种体型的巨龟蹂躏他还不跟玩似的。

     要是它也跟刚才那破鼎一样给他来个虎扑……

     乐阳一个冷颤,泪流满面,只觉后背更加生疼了……